知識服務 / 知識專欄 / 觀看

世界經濟論壇:氣候風險是全球未來十年最嚴重的頭號威脅

  發表日期:2022-01-20     作者:李惠玲 編譯

 

 

本文轉載自「臺灣氣候變遷推估資訊與調適知識平台電子報055期」:

李惠玲,2022:世界經濟論壇:氣候風險是全球未來十年最嚴重的頭號威脅。臺灣氣候變遷推估資訊與調適知識平台電子報,第55期。

 

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 簡稱WEF) 在今(111)年1月11日發布了最新的2022全球風險報告 [1] (Global Risks Report 2022),除了展示與分析全球風險認知調查的結果,並總結在過去兩年COVID-19 大流行的經驗教訓,對 “韌性” (resilience) 進行反思。

世界經濟論壇是以基金會方式成立的非營利組織,多年來持續追蹤全球風險專家、世界各國企業、政府組織及公民領袖等對於經濟、環境、地緣政治、社會及科技等五大類別風險的看法,稱為全球風險認知調查[2];分析其中的關鍵風險,於每年發布全球風險報告。這些關鍵風險包含追踨調查中突出的風險、浮出枱面的風險警訊,以及潛在風險認知的盲點。

最新的全球風險認知調查結果顯示,氣候風險是全球未來十年最嚴重的頭號威脅;“氣候行動失敗” 和 “極端天氣” 分居未來十年最嚴重的十大風險之第一位與第二位 (圖1)。

 

若以未來2年內而言,“極端天氣” 更是全球短期十大風險之首 (圖2);2020年全球數個城市經歷了多年未見的極端氣溫,受訪的各國企業、政府組織及公民領袖感受到政府、企業和社會正面臨來自極端天氣事件越來越大的壓力。即使2021年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組織第廿六次締約國會議 (COP26) 有197 個國家承諾《格拉斯哥氣候公約》和其他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目標,預計亦無法實現巴黎氣候協定增溫1.5°C的限定目標。

 

由於COVID-19 大流行造成經濟危機,各國優先考慮的是儘快恢復經濟增長的短期措施,進而推遲應對氣候變遷的努力;此外,COVID-19 大流行造成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也將使氣候行動複雜化。也因此,“氣候行動失敗” 的風險成為全球中、長期風險之首 (圖3、圖4)。

 

 

COVID-19及其衍生的社會與經濟問題持續延燒;此次全球風險認知調查結果突顯受訪者對社會和環境的擔憂。 “氣候行動失敗”、“極端天氣”、“生物多樣性流失”、“人為環境破壞”、“自然資源危機” 是受訪者認為的前五大長期風險 (圖4)。收入差距可能會加劇社會內部的兩極化和不滿情緒;青年、婦女和低技能工人的 “生計危機” 被受訪者視為短期最嚴重的社會風險 (圖2);而 “社會凝聚力削減” 在短期、中期及長期不同時間跨度均被受訪者認為是世界的重大威脅 (圖1至圖4)。COVID-19 對健康產生了廣泛的附帶影響,部分原因是其他疾病沒有被優先考慮,包含重度抑鬱症及其他非傳染性疾病;“心理健康惡化” 是受訪者認為在 COVID-19 期間惡化最嚴重的社會風險之一。此外,COVID-19對世界各國境內及跨境的連鎖效應造成全球的緊張局勢。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也蔓延到經濟領域,“債務危機” 和 “地緣經濟對抗” 等亦是受訪者認知的重大風險。

COVID-19增進人們對數位系統的依賴,也加劇了網路安全的風險,“數位落差” 和 “網路安全威脅” 兩項科技風險是對世界重大短期和中期威脅;但這些風險在長期排名中回落,均未出現在最嚴重的潛在風險 (圖4),表示風險認知可能存在盲點。

經濟困難、氣候變遷衝擊加劇,以及政治不穩定導致的不安全感將迫使人們背井離鄉,尋求更美好的生活;然而,移民壓力也將加劇國際緊張局勢。“非自願移民” 的社會風險也是受訪者關注的長期風險 (圖4)。

只有不到11%的受訪者認為全球復甦將加速。對於世界的展望,不到4%的受訪者表示樂觀、12%的受訪者保持積極的態度,超過84%受訪者對於世界的前景則是憂心忡忡。

對於韌性的省思,2022年全球風險報告指出將韌性視為一段歷程而非目的,從實際危機中學習,可以讓國家變得更強大、更靈活和更好地準備應對各種重大風險

2021年因為COVID-19危機,世界各國專注於疫情的有效控制,然而COVID-19大流行及其應對措施,不是政府、社會和企業面臨的唯一挑戰,已經存在的氣候風險更是需要投入關注。許多重大風險需要全社會的整體考量與共同投入;不僅涉及不同部門的參與,還涉及不同部門之間更有效的互動。將政府企業社區不同的韌性目標區分出來,將有助於確保面對危機的行動時程一致。

政府企業社區的個別韌性目標都需要不同的執行策略,並提供跨部門與跨層級互動的框架,以更有效地利用集體能力,駕馭許多不可避免的取捨。例如:

政府而言,平衡成本、監管彈性和調整資料共享協定,以確保更敏銳的危機管理,這是激發公私部門來加強互動的基本關鍵;

企業在瞭解政府對面風險的投資規劃與執行策略後,便可以利用供應鏈、行業內的行為準則,將勞動力福利納入韌性目標

社區則可以協助地方政府,擔負改善溝通並支持基層復原的工作。就組織層面而言,將韌性分析、識別系統漏洞和多樣化的策略交付給基層、並與其他目標連結,都可以幫助領導者建立更好的韌性。

2022年我們仍舊忙著COVID-19疫情的控制與應對,但氣候風險與危機的因應已刻不容緩。蘇黎世保險集團首席風險治理官 Peter Giger 表示:

“氣候危機仍然是人類面臨的最大長期威脅。
若未能對氣候變化採取行動,全球 GDP 可能會縮水六分之一,
而在 COP26 上做出的承諾仍然不足以實現 1.5 攝氏度的溫控目標。
對於政府和企業來說,推動創新、堅定和包容的轉型以保護經濟和人民,
採取行動應對風險,現在還為時不晚。"

摘自WEF新聞稿[3]

 

 

  1. World Economic Forum ,2022年全球風險報告,取自https://www.weforum.org/reports/global-risks-report-2022
  2. World Economic Forum,全球風險認知調查結果,取自https://www.weforum.org/reports/global-risks-report-2022/data-on-global-risks-perceptions#report-nav 
  3. World Economic Forum,新聞稿 (11 Jan 2022),Climate Failure and Social Crisis Top Global Risks 2022,取自:https://www.weforum.org/press/2022/01/climate-failure-and-social-crisis-top-global-risks-2022/ ,World Economic Foru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