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服務 / 摘要報告 / 觀看

世界經濟論壇《2023年全球風險報告》摘要整理

  發表日期:2023-01-19     作者:世界經濟論壇  編譯:周至中     觀看:152 次

本文摘自:https://www.weforum.org/reports/global-risks-report-2023/digest

 

世界經濟論壇在今(2023)年1月11日發布了《2023年全球風險報告》(Global Risk Report 2023, 以下簡稱GRR 2023)。世界剛進入COVID-19之後的“新常態”,烏克蘭戰爭的爆發又開啟了新一輪的糧食及能源危機。GRR 2023綜整了最新的全球風險認知調查 (Global Risks Perception Survey,以下簡稱GRPS)結果:分別分析發生中的危機在短期 (2年) 的影響;長期 (10年) 可能出現並加速惡化的經濟、環境及社會面風險,並探討以自然資源短缺為中心的“複合型風險”。GRR 2023最後強調世界針對各種風險的準備程度將決定“韌性 (resilient) 世界”的未來樣貌。

全球未來2年及10年內的最大風險:生活成本增加及氣候行動失敗

在地緣政治和經濟環境不平衡的世界裡,環境及社會面危機將是未來10年的最大挑戰。生活成本增加的危機將在2年內加速惡化。另外,未來10年的前十大風險中,環境面風險就有六項,分別是“氣候變遷減緩失敗”、“氣候變遷調適失敗”、“自然災害及極端天氣事件”、“生物多樣性流失及生態系統失衡”、“自然資源危機”及“大型環境破壞事件”。相較於去 (2022) 年的十大風險,除了環境面風險項目及嚴重程度增加,今年更加強調應對氣候變遷採取行動的重要性。


 

量化寬鬆時代的結束:經濟停滯或陷入困境

烏克蘭戰爭加劇了COVID-19對經濟的衝擊:通膨陡增、貨幣政策的快速調整帶世界進入了低成長、低投資的時代。各國政府在未來2年必須面對難解的通膨壓力。同時需考慮烏克蘭戰爭無法短時間結束的背景下,反覆的疫情及戰爭造成供應鏈脫鉤的連帶影響。CRR 2023示警,減緩人民生活成本增加及過度舉債之間的平衡,必須同時考慮經濟下行壓力、迫切的能源轉型及失衡的地緣政治等風險。

自然正在崩壞,氣候減緩與調適的努力是為了一個冒險的權衡

氣候及環境面風險是全球風險認知中的核心,但似乎也是投入最少的。其中三大挑戰包括:第一、針對氣候行動目標,缺乏深度且持續的合作暴露了政府政策投入與科學界達成淨零目標需求的不一致。第二、公私部門面對其他危機時,將瓜分原可用於氣候變遷調適的量能。最後,給予最脆弱群體面對氣候變遷衝擊所需的資源仍然不足。

因為現有資源大部分被用於短期的危機,所以對中長期風險投入的不足將增加自然生態系統的壓力。另外,自然系統與氣候變遷是息息相關的:氣候變遷衝擊、生物多樣性流失、糧食危機及自然資源的消耗可能導致各種危機。例如:生態系統的崩壞、糧食供應失衡、弱勢群體生存。這些都需要完善的政策規劃及投資,世界才能減緩自然災害的衝擊並增加氣候調適的量能。

多領域脆弱度同時增加,加速複合型風險

同時發生的衝擊、風險間的交互影響及低韌性產生了複合型風險 (不同類型的風險交互影響下造成額外的整體衝擊)。再者,削弱的地緣政治合作導致世界面對環境、政治及社經面風險的藍圖及框架更加碎片化。對此,GRR 2023點出未來由於各種資源 (如食物、水及金屬礦產等) 短缺可能導致的四種人道及生態危機:水資源爭奪、飢荒、生態資源過度開發及氣候變遷減災及調適失效。我們可以做的是提前演練,這將幫助我們預期風險間可能的連結,並作為最小化複合型風險衝擊的策略參考。

雖然超過八成的GRPS受訪者預期未來兩年世界將持續走向分歧。但是,對長期的展望普遍仍然樂觀。約兩成的受訪者認為十年內,世界或能恢復到新的穩定狀態。GRR 2023已經點出接近臨界點 (tipping points) 的風險項目,集體且有決心地行動已刻不容緩。

重建並強化風險調適的全球合作

雖然各國政府投入資源提高社會和經濟對於風險調適的能力,但大部分的全球風險只能依靠有效的、世界性的合作才能克服。GRPS受訪者也有相同看法,並認為除了各國政府之外,國際組織也是重要的驅動力量,應促成無國界的投入。此外,針對特別領域的雙邊或區域性的合作也是關鍵。應對不同的全球風險 (如自然災害、極端天氣事件及恐怖攻擊等),可靠的資料交流及調適過程的協同監督已經並持續在各種計劃中被建立。

“面對氣候變遷必須是團隊合作:政府與企業缺一不可。”

John Scott (主任,永續性風險組,瑞士蘇黎世保險集團)

 

  更多資訊及原文下載:
https://www.weforum.org/reports/global-risks-report-2023/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