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服務 / 國際新知 / 內容

面對氣候變遷衝擊,網球選手可能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

  發表日期:2022-07-18

  作者:Jonathon Braden and Matt Fitzpatrick;翻譯:陳明陞;校稿:孫天祥

  觀看:313 次

  引用來源:fivethirtyeight

你可能聽過Roger Federer, Serena Williams還有 Rafael Nadal,他們都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網球運動員,共取得了65座大滿貫的單打冠軍,而最近也即將退役,讓許多人擔心屬於網球輝煌時代即將結束,但這項運動面對最嚴峻的衝擊並不是巨頭的退役,而是氣候變遷。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運動機能學教授Debra Stroiney表示,他們的研究團隊使用了來自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的第六次評估報告(IPCC AR6),引用其中五個氣候模型的最高溫與濕度進行預測,這些預測是假設我們將持續目前化石燃料密集的生活型態,會讓本世紀末升溫約3.3-5.5℃,並推算如2050年各大公開賽期間的最熱溫度可能是多少;其中2050的澳網(Australian Open)決賽中,最高溫可能達到40.8℃,且相對濕度也高達58.2%,對比今(2022)年澳網女子單打冠軍賽時的溫度(21.7℃),整整高出了約19℃。而在2050年巴黎舉行的法網公開賽上,球員們可能也會經歷113的熱指數(HEAT INDEX),氣溫預測為32.5℃,而今年Rafael Nadal拿下第14次法網冠軍時的最高溫僅有22.2℃,相對之下也相差了超過10℃。

隨著近年來全球暖化的加劇,也有許多網球選手在比賽期間表達了對高溫的擔憂,並且明顯受到高溫所帶來的嚴重影響,主要是因為球員的核心體溫需要降溫,一般人類身體體溫若升至38.3-40℃時,罹患熱病的風險就會上升,若達到了40℃以上,則會有中暑和潛在器官衰竭風險。中央佛羅里達大學(Univ. of Central Florida) 運動機能學和物理治療學院教授Ethan Hill表示,如果要降低這種風險,可以考慮舉辦更多的室內比賽,或使用創新的方式讓球員降溫,例如增加冷卻背心、風扇等降低球員的核心溫度,而他也樂觀地認為網球運動將於被高溫嚴重衝擊之前發生變化,或許30年後,球員分享當年大滿貫的冠軍故事時,戶外網球的日子將成為是被遺忘已久的歷史。

回上頁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NCHC  

關於氣候變遷整合服務平台

「臺灣氣候變遷推估資訊與調適知識平台計畫」(TCCIP) 在國科會的支持下,以提供臺灣氣候變遷科學與技術研究服務為宗旨。團隊成員秉持初衷,不斷精進氣候變遷推估技術與能力、發展氣候變遷風險評估與調適工具、深入淺出轉譯氣候變遷科學數據、強化科學研究與實務應用的連結、加強與服務對象的溝通,提供符合公部門、學研單位、企業及社群機構氣候變遷資料、資訊、知識、工具一站式服務。

您是第 1,761,465 位訪客   網站導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