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服務 / 電子報 / TCCIP 電子報第011期
知識小櫥窗 TCCIP最新消息 氣候變遷新聞
2017/06/20 臺灣氣候變遷推估與資訊電子報011期 2002 點閱人次
封面故事

作者:TCCIP計畫辦公室

當川普退出巴黎協議

對於關心全球氣候變遷議題的人而言,近期國際上最重要的焦點當屬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宣布退出巴黎氣候變遷協議(Paris Agreement,簡稱巴黎協議)及其引發的後續效應。討論之前,也許該先瞭解巴黎協議是什麼? 以及其歷史緣由。

  • 巴黎協議從何而來

巴黎協議是在2015年UNFCCC (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舉辦的COP 21(Conference of Parties 21,第21屆締約國大會)上,超過190個國家共同討論而得的協定,主要宗旨為使全球地表升溫不超過工業革命前的2℃。巴黎協議於2016年4月22日的世界地球日開始邀請世界各國簽署,當日175國領袖聚集於聯合國總部簽署協議;當批准國家的數目超過55%,且這些國家的溫室氣體排放量超過55%後的30天,巴黎協議即正式生效—2016年10月5日獲得足夠個數與排碳量的國家批准,當年11月4日正式生效。事實上,這不是COP會議第一次達成的氣候協議。

自1995年發起的COP 1至今,經歷了數次重要的會議成果,包括COP 3的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等(如圖1)。京都議定書採用的是「上而下」(top-down)的方式,減碳時程分為兩階段: 先邀請造成歷史排放量的已開發國家訂定自身的碳減量目標,之後再將開發中國家納入。由於美國並沒有成功加入,且京都議定書的時效至2012年再無延續,該協議的實質成效並不顯著。

多年後,世界各國經歷過長時間氣候議題的國際合作,並感受到人類對於地球氣候系統的影響與隨之而來的災害風險,COP 21簽訂的巴黎協議設定目標為至2100年時,地表溫度升溫不超過工業革命前的2℃。此2℃的臨界值是依據科學研究而得,當地表升溫超過2℃所造成的海平面上升、極端的天氣型態、糧食危機等,人類將面臨浩劫。鑒於京都議定書得到的教訓,巴黎協議選擇另一種執行方式: 邀請各國自訂減碳量,由「下而上」(bottom-up)抑制全球升溫。不論經濟開發程度為何,幾乎全世界的國家都願意遵循巴黎協議訂定碳減量的目標,包括全球前二大碳排放國家—中國、美國。

圖1: 歷次重要締約國大會(COP)與重要內容,包括1997年的COP 3、2005年的COP 11、2009年的COP 15、2011年的COP 17、2015年的COP 21。

圖2: 全球加入巴黎氣候變遷協議的現況,分為不同意(Not Signed)、撤回(Withdraw)、簽署(Signed)與批准(Ratified)等三種情況。資料更新至2017年6月20日。

  • 美國是主要排碳國家之一,總統川普卻對此嗤之以鼻

美國是目前世界上僅次於中國的第二大排碳國家,卻是全球人為排放大氣溫室氣體的最大貢獻者,1/3的人為溫室氣體來自美國。美國的態度左右了全球對抗氣候變遷的情勢。2015年全球能達成巴黎協議,美國前任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可謂功臣之一。歐巴馬任內推動多項氣候變遷相關政策,包括氣候行動計畫(Climate Action Plan)、氣候變遷行政命令(Executive order on Climate Change)、清潔電力計畫(Clean Power Plan)…等。迥異於前任總統對氣候變遷的積極態度,新任總統川普自美國總統大選前即表達對氣候變遷的真實性存疑。根據新聞媒體蒐集川普在非官方的主要發言社交平台Tweet上的115則訊息,川普重覆指出氣候變遷是一個昂貴的騙局(hoax),並認為歐巴馬的相關政策阻礙美國的經濟發展。雖說目前科學界與全球輿論皆認同人為排放溫室氣體造成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氣候變遷是人為導致,或是氣候變化是否屬於自然變異現象等議題尚且無法獲得全面性的共識。川普政府對氣候變遷真實性的存疑是所有行動的立基點。

當選後川普延續選前對氣候變遷的不友善態度,先是任命屢次控告美國環保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EPA)的法律專家普魯特(Scott Pruitt)為環保署長,在2017年3月利用總統權限的行政命令撤銷歐巴馬任內的上述法令,也接著在6月宣布美國退出巴黎協議。在川普與共和黨執政下,美國聯邦政府逐步淡化前朝的氣候變遷政策與相關資訊(如圖3),一步步向國際宣示美國退出相關議題的決心,不願為此犧牲自身利益。美國國內也不乏為此大聲喝采的人民,不論是對氣候變遷懷疑論者,或是減碳政策導致衰敗的石化燃料相關產業。

川普宣布退出巴黎協議並希望重啟談判,若能在巴黎協議中找尋不損及美國利益的平橫點後,不排斥重新加入。但國際間連聲撻伐川普的退出,並揚言巴黎協議已沒有協商的空間,如法國新科總統馬克宏(Emmanuel Jean-Michel Frédéric Macron)拍攝短片諷刺川普,片中邀請美國人民移居法國一起為減緩氣候變遷努力,又取材川普競選口號「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改編成「讓我們的地球再次偉大(Make Our Planet Great Again)」。相形之下,全球目前的最大排碳國家—中國重申對巴黎協議的支持,積極布局風能、太陽能等清潔能源發展。

  • 美國對抗氣候變遷的新發展

至此美國對抗氣候變遷的政府層級已由聯邦政府向下轉移至州、市政府。目前全美包括紐約、洛杉磯、芝加哥、休士頓…等地,至少247位市長承諾將無視川普退出巴黎協議的宣言,以城市為單位繼續履行巴黎協議的目標。而由前紐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為主要聯絡人,成員包含州長、市長、大學校長與企業的一組織,也向聯合國協商加入巴黎協議,不只將竭力完成美國在巴黎協議的原訂目標(以2005年的排碳量為基準值,在2025年減少26%的排放),彭博的慈善基金會也將捐款1400萬美元,替美國支付原允諾提供給聯合國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的部分金額。

圖3: 美國環保署(EPA)網站首頁欄位比較。左圖為川普上任前,環境議題下拉選單可選擇氣候變遷,右圖為川普上任後,氣候變遷欄位已移除。根據法令網站仍須保有原有的氣候變遷相關資訊,但已不如以往容易搜尋。圖片來源: Los Angeles Times。

美國宣布退出巴黎協議無疑為全球對抗氣候變遷的行動投下一震撼彈。僥倖的是,美國雖然於2017年宣布退出巴黎協議,實質的退出卻是曠日廢時。依照協議美國需至2019年11月方能提出退出的書面申請,聯合國則至2020年11月4日才能官方批准;此時下一屆美國總統選舉結果已出爐,川普能否留任是個未知數。藉由目前已表態支持巴黎協議的州、市等層級政府制定相關的法令政策,減碳成果仍是值得期待的。而市場對於清潔能源的需求、電動車等綠能產業的支持,可能成為川普推行碳產業復甦也不可逆的新趨勢。

參考資料:

知識小櫥窗
Q : 巴黎協議能為全球氣候帶來怎樣的改變?

巴黎協議由UNFCCC主導,邀請各國自願性訂定減碳的目標與採取的方法,目標為抑制全球升溫不超過工業革命前的2℃(或是更積極的1.5℃)。幾乎所有參與的國家都已遞交INDCs/NDCs至聯合國祕書處。由於INDCs/NDCs內容設定的時間點為2020年以後,自此世界各國須定期向聯合國回報減碳的成效,與其NDCs的達成率,並檢視需要修正的部分,直至2030年巴黎協議終止。但與京都議定書相似,巴黎協議雖需各國政府批准且擬定INDCs/NDCs,但國際上並無真正的法律約束力能要求其完全遵守。

而未來氣候若是依循各國回報的INDCs/NDCs發展,似乎尚無法達成升溫不超過2℃的期許目標(圖),地表溫度會上升近3℃。這顯示巴黎協議是一個開端,但要達成目標仍需全球更積極的作為。

圖: 使用電腦模式模擬未來不同的溫室氣體排放、經濟發展情境造成地表空氣溫度(surface air temperature,SAT)變化,比較時間為工業革命前(1861-1880年平均值)。「Copenhagen」為2009年COP 15各國的承諾、「Paris」依COP 21各國的NDCs情境減碳至2030年、「Paris forever」則是將COP 21各國NDCs的減碳持續至2100年。左右兩張圖分別是以2000年、2010年觀測資料為初始值。

參考資料:

Climate Impacts of the Paris Agreement

Q : 國家自定預期貢獻 (Intend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與國家自定貢獻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全球在2013年華沙舉辦的COP 19同意將發起或加強國內對於國家自定預期貢獻 (Intend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INDCs)的準備,但此時INDCs所需具備的內容尚未明確。直至2014年利馬的COP20,各國決定參照的INDCs草稿出爐—國家自定預期貢獻流程指南(Process guidance for Intend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考量國家自身的優先發展順序、經濟情況與能力後,各國制定國家層級的2020年後(post-2020)預期減碳措施與方法,細項包含國家的短、長期排碳目標、能源等目標與政策計畫等,並在2015年巴黎的COP21舉行前繳交INDCs。INDCs可被視為國家與國際間對氣候變遷議題的溝通管道;INDCs表現出各國對於減碳目標的決心。某些國家的INDCs還陳述將如何調適氣候變遷的衝擊,包括需要接受怎樣的協助,抑或能對開發中國家提供的支援。UNFCCC要求各國在COP 22之前完成INDCs的協商。

當該國簽署並批准巴黎協議後,原先的「預期(Intended)」即省略,遞交的文件成為國家自定貢獻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NDCs)。某些國家選擇直接使用INDCs當作NDCs。各國向聯合國祕書處繳交NDCs仍可做修正,但新版本必須比先前的版本更積極朝向減碳目標。

臺灣雖不隸屬於聯合國,仍為呼應國際的氣候行動而制定了INDCs。根據臺灣的INDCs,至2030年的減碳目標為溫室氣體排放量是基線情境(business as usual,BAU)減量50%(214百萬公噸CO2當量)。

參考資料:

TCCIP最新消息
TCCIP推廣活動
2017年5月25-26日,TCCIP於「台中市智慧城市與風險治理論壇與展覽」4F設立宣傳攤位。TCCIP成員藉此機會分享TCCIP計畫成果與應用分析,並介紹TCCIP官網豐富的資料與資訊。感謝各位嘉賓蒞臨指教。
氣候變遷新聞
秘魯近日發生嚴重大雨,洪水已造成67人死亡、上千人被迫撤離,摧毀超過11萬戶家園與上百座的橋樑,是近年罕見的重大災害。而秘魯在這場大雨前剛經歷一段嚴峻的乾旱期,去年11月甚至因乾旱造成野火蔓延上萬公頃。這次的大雨可能與太平洋異常高的海溫有關,秘魯北邊的海水温度較氣候值超出5-6℃;諸多批評秘魯政府對......
< 詳細閱讀 >
我要訂閱電子報
回上頁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NCHC  

關於氣候變遷整合服務平台

「臺灣氣候變遷推估資訊與調適知識平台計畫」(TCCIP) 在科技部的支持下,以提供臺灣氣候變遷科學與技術研究服務為宗旨。團隊成員秉持初衷,不斷精進氣候變遷推估技術與能力、發展氣候變遷風險評估與調適工具、深入淺出轉譯氣候變遷科學數據、強化科學研究與實務應用的連結、加強與服務對象的溝通,提供符合公部門、學研單位、企業及社群機構氣候變遷資料、資訊、知識、工具一站式服務。

您是第 1,388,162 位訪客   網站導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