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專欄 / 氣候專欄 / 觀看

從氣候變遷葡萄酒新聞來看氣候變遷的衝擊、機會與調適

  發表日期:2020-07-20     作者:劉子明

就在大家關注著武漢肺炎疫情的期間,無意間看到2020年2月10日的氣候變遷新聞寫者-<全球暖化可能使葡萄酒供應短缺>!心想,因為疫情連門都不能出了,如果連在家品嚐個葡萄酒都有問題的話,那還得了?仔細回想一下,氣候變遷造成農作物的減產與短缺,這應該不是新聞了才對(開始氣候變遷無感?),印象中前一陣子也有看過氣候變遷跟葡萄酒的新聞,該不會是舊聞新炒吧?好奇驅使下,馬上利用TCCIP氣候變遷新聞的搜尋功能,搜尋 “葡萄酒”三個字,果然跳出了10幾篇跟葡萄酒有關的氣候變遷新聞。閱讀了一下,其實並非舊文新炒,倒是可以藉由這幾年的氣候變遷新聞,看出氣候變遷的衝擊與變化,以及人類對於氣候變遷的態度由有利、保守、不利、到積極。除了負面的影響,也可以從中看到不少“機會”,只是“機會”稍縱即逝?似乎只有能洞悉未來的人,才能把握住氣候變遷給你的機會。

 

2015年6月29日新聞-<氣候變遷使得瑞典紅酒產業崛起>,提到瑞典葡萄酒產業長期以來一直因為氣候偏冷,葡萄酒偏酸並且產量偏少,無法成為世界葡萄酒主流。然而因為瑞典暖化速度是世界平均的兩倍,因此有助於葡萄產量與品質的進步。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紐西蘭,因為氣候變遷的關係,葡萄品質成長,已躍升為知名好酒葡萄品種黑皮諾的產地之一。2015年8月6日的新聞-<氣候變遷對美國緬因州的經濟影響>,對於氣候變遷的態度為 “農業上目前是利多於弊,低溫日數減少,作物生長日至少延長10至14天,並且經濟作物種類增加如葡萄”,顯示當時對於氣候變遷的態度多認為仍是有利,不利的部分皆趨向保守評估。2015年的氣候變遷跟葡萄酒有關的新聞都是如此,<氣候變遷的四種正面影響>、<加拿大魁北克可能因為氣候變遷成為下一個納帕>等新聞,已經帶出“葡萄酒新興產地”的風向,讓人覺得氣候變遷不見得不好,反而可以讓不少鹹魚翻身,但終究有幾家歡樂就會有幾家愁,氣候變遷影響似乎不容那麼樂觀,在2015年11月5日就有<氣候變遷影響阿根廷紅酒味道及大蒜品質>新聞出現,在這之後,氣候變遷跟葡萄酒有關之新聞,似乎就沒那麼樂觀了。

 

2017年9月22日,<今年的極端天氣衝擊全球葡萄酒業>這則新聞從標題就可以讓人看到氣候變遷不利的影子,內容則可以讓人感受到“幾家歡樂幾家愁”,有鹹魚會翻身,就會有老船會翻船,原本知名的美國加州的納帕(Napa)、索諾瑪(Sonoma)等葡萄酒的重要產區,雖然僥倖避開美國西岸頻傳的森林大火,卻也逃不掉高溫的影響,破紀錄的47℃高溫,造成釀造的葡萄酒口感不佳。氣候變遷所帶來的高溫與極端天氣事件已經被認為將成為常態,這意味者葡萄酒產地可能因此重新洗牌,經濟體系也會因為洗牌而遭受影響

 

2018年8月10日,從<對抗氣候變遷,全球葡萄酒產業無不費盡心思>新聞可以看出葡萄酒業者對於氣候變遷所做的 “調適”。既然無法改變氣候,那就想辦法去適應它! “氣候變遷下的溫度升高不但使得新興病蟲害增加,也促使葡萄比以往更快地熟成,改變了葡萄的糖、酸和鞣質含量,影響葡萄酒的口味和特徵,甚至導致葡萄酒品質的下降”。為了確保葡萄酒能維持現有的品質,農民嘗試用稻草來覆蓋葡萄園的土壤,以防止豔陽破壞葡萄生產所需的微生物;使用新的釀酒技術,像是阻止乳酸發酵(釀酒桶中的第二次發酵,將蘋果酸轉化為更柔軟的乳酸),以增加葡萄酒的酸度,以維持酒品的新鮮度等。部分釀酒業者也進一步結合生物動力自然農法(Biodynamic),藉由DNA的分析,栽培更能抵禦新病蟲害和極端氣候的葡萄品種,使釀酒業在極端氣候下也能繼續維持葡萄酒的風味與品質。

2019年8月5日新聞,<歐洲酒廠因應氣候變遷的作法>,指出 “南歐的西班牙多家酒廠以提早採收、延後採收、種植區移至高海拔地區、擴大種植區遮陰範圍等方式減少葡萄的吸熱,亦有酒廠主開始改種較慢熟的葡萄品種,除能在炎熱的天氣下產出味道較豐富的葡萄外,也需較少的水灌溉”。“葡萄酒產業是一個「現在做錯一個決定,會影響未來50年」的行業,面對氣候變遷,也必需積極採取措施進行調適才得以生存”。這些都顯示了2017年到2019年間葡萄酒業者所做的積極調適。

 

從新聞可以了解到葡萄酒業者從2015年到2019年間對氣候變遷的心態,從有利到保守,再從保守轉到不利,在面對現實後,變成積極面對問題,努力找尋與氣候變遷共存的“適應”。再來看2020年2月10日的這篇-<全球暖化可能使葡萄酒供應短缺>,就可以知道這篇“新聞”不是“新”聞,而是累積過去的經驗與資訊,利用氣候變遷推估資訊,經過求證與試做而找到的適應未來的報導。“科學家研究了適合種植釀酒葡萄的土地,與1970年代相比,倘若工業化後全球暖化上升了2℃將導致葡萄酒莊56%的損失”。簡短的一句話,背後卻是結合了氣候變遷推估資訊與科學家的評估分析才能得到的評析。而這樣的評析,背後其實隱含了細膩的評估,透過科學評估讓你知道“不同品種葡萄的適合種植面積都將受到衝擊,例如白玉霓(Ugni-Blanc)將損失76%、雷司令(Riesling)損失66%、歌海娜(Grenache)則將損失31%”。也讓你知道你可能不太會去擔心的氣候變遷造成升溫4度C的風險,“在升溫4℃的情況下,有些國家(如義大利、西班牙)將受到更大的影響,損失將近90%的種植面積”。在未來推估的情境中,升溫4度C可能會發生的時間點會是在世紀末的30年間,但為何葡萄業者會需要這樣的資訊,原因無他,就是因為極大的風險需要即早的因應,適應所需要花的時間,可能會比你想像中的還要久,如果沒有即早因應,可能會花更多時間去適應,甚至發生不可逆轉的衝擊,讓一切只能感嘆太遲。

從2020年2月10日的這篇-<全球暖化可能使葡萄酒供應短缺>,也可以看出調適的手段與評估逐漸成熟,在2017至2019年間面對問題所積極嘗試的策略,現在已有更完整的評估以及更明確的調適方法,“如果在葡萄酒產區重新種植更適合的葡萄品種,或是將葡萄種植到更合適的地區,可以將損失減少一半。例如:南非和勃艮第,這些原本適合種植黑皮諾(Pinot Noir)的地區,將需改種希哈(Syrah)、慕合懷特(Monastrell)、歌海娜(Grenache)等晚熟、耐暖化的品種。研究也顯示,如黑皮諾(Pinot Noir)等早熟品種將因暖化而向北移動,新的地區(如英國部分地區)將變得適合種植。”

「唯有洞悉未來,才能把握機會」,或許應該換個方式講,換成「要把握住機會,就必須洞悉未來」。氣候變遷就像是一座緩慢滑動的冰川,當你站在面前時看不到冰川的滑動,但實際上他卻是毫不留情地持續地往前滑動。也許是因為葡萄酒產業是地球上牽連極大的產業,再牽一髮即動全身的情況下,葡萄酒成為對氣候變遷相當敏感的產業,也因此在一開始面對氣候變遷的議題時,便能從氣候變遷可能帶來的“機會”與利益著手,雖然氣候變遷持續帶了不利因素,但也因為先從機會面著手,才能找出適應氣候變遷的手段與方法。而要精準的評估與規劃,光是用“感覺”的是不夠的,必須透過未來氣候的推估資訊,了解我們可能面對的暖化情境與衝擊,才足以在且戰且走的現況下,找到合適的路與機會。

 

延伸閱讀

  1. <全球暖化可能使葡萄酒供應短缺>
  2. <氣候變遷使得瑞典紅酒產業崛起>
  3. <氣候變遷對美國緬因州的經濟影響>
  4. <氣候變遷的四種正面影響>
  5. <加拿大魁北克可能因為氣候變遷成為下一個納帕>
  6. <氣候變遷影響阿根廷紅酒味道及大蒜品質>
  7. <今年的極端天氣衝擊全球葡萄酒業>
  8. <對抗氣候變遷,全球葡萄酒產業無不費盡心思>
  9. <歐洲酒廠因應氣候變遷的作法>
  10. <全球暖化可能使葡萄酒供應短缺>
回上頁